南城北巷

努力赚钱买彩墨的穷人写手一只,热圈冷门两不误

镇魂巍澜不拆可逆

天官君吾中心

tf的opm不拆可逆

其他待定

戳个企鹅扩列吧

2810295174

「巍澜/现代校园au」“正常”的省一中日常

这是一个被摧残的高一新生的临时起意
现代au,校园向
年级语文组长沈巍×竞赛班数学老师赵云澜,人设偏原著
有原创角色
ooc属于我  

  李芰荷平生最自豪的事有三件:

  第一,是自己从小到大都十分优秀,拿下了S省中考状元并且保证她进入一中创新班——俗称竞赛班,的成绩。

  第二,是自己沉迷学习和绘画练字,每天熬夜修仙到十一二点,却依旧在初中重点班里占据高地傲视群雄的视力。

  第三,就是自己那富有文化气息的名字。

  同学们在高一语文学到《离骚》之前,大多是不会读的,就连语文老师也不一定能叫出她的名字。

  但是这些老师里面显然不包括眼前这位眼镜美人。

  李芰荷15岁的年纪,《诗经》反反复复读过多遍,可还从未见过把《诗经·秦风·小戎》中一句“言念君子,温其如玉”诠释得如此淋漓尽致的人。

  这是他们四班未来三年内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沈巍。

  “沈老师,就是这样,作业基本上交齐了,只有叶思还没来。”

  “好的,谢谢同学帮忙,你叫什么名字啊?”

  “就是三号,李芰荷。”她拿着点名表示意沈巍。
  
  “李芰荷,对吧,很好的名字,出自《楚辞·离骚》,释义是菱叶与荷叶。”

  “就是荷叶对吧?”一个不大和谐的声音传来,师生同时抬头向说话的人看去,他被两个人同时盯着也不觉得尴尬,继续说:“我又没说错啊?不就是荷叶吗?”

  李芰荷罕见的沉默了。

  为什么听你这么一说,就觉得自己的名字很俗呢?

  这大概(一定)是我的错觉吧。

  赵云澜有点奇怪地盯着这个女生,见她忽然间萎靡不振,只好去看沈巍,眼神中明明白白地写着:“难道说错了吗?”

  沈巍:……

  “李荷叶!李荷叶!回魂啦!”实在看不下去的赵云澜连喊两次李芰荷新鲜出炉的外号,她正恍惚,猛然听到有人喊,下意识地回答一句:“什么?”就听到赵云澜问:“你是四班的对吧?”“是啊,”她一头雾水,不明白他的用意,赵云澜笑得开怀,“那就是我们班的啦,以后上课叫你可要答应啊!”

  李芰荷顿时想起方才自己恍惚中干了什么,一张脸涨红得好似红莲,平日里谨记的“尊敬师长”等中学生行为规范统统抛到了脑后,一声怒吼:“是李芰荷不是李荷叶啊!”

  “所以这就是你那外号的由来?”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叶思趴在桌子上,悠闲地撕了一包紫菜吃得津津有味,咔滋咔滋不绝于耳,听得人都馋。

  李芰荷顺手摸了一块塞进嘴里,顶着叶思凶狠的目光面不改色吞下去,才慢悠悠地说:“分我一片不介意吧。”

  叶思心底呵呵,你都吃了我说介意还有什么用吗?

  一只手从她肩上绕过,施施然将紫菜从她手里拿起来,“那我分我一点怎样?”“不行……”叶思话说到一半就彻底变成了一尊石膏像,还是日晒风吹即将碎掉的那种。

  叶思僵硬地扭过头,李芰荷似乎听到了嘎吱嘎吱的声音,不由得担心损友是否因为修仙码字太久得了颈椎病。

  站在她背后的是她们敬爱的数学老师赵云澜,左手圆规三角板,右手紫菜——显然方才从她那里拿走的就是他了。

  看见叶思一副即将风化的样子,赵云澜不由得挑眉笑道:“叶同学,你是对分享零食有什么意见吗?”

  叶思整个人这次从石像状态摆脱,忙不迭双手捧起一整包四洲番茄味紫菜送到赵老师面前,“不不不我没有老师你肯定是误会了对吧”一边向李芰荷眼神示意:“你不是班长兼数学科代吗快大发慈悲救救小女子我啊我们可是从小到大一起逛过b站的交情了你怎能如此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李芰荷:不好意思你眼神里表达的意思太多我看不懂。

  仿佛感受到了两人点文眼神交流,赵云澜玩味地看向李芰荷,“李荷叶,你觉得呢?”

  李芰荷一头雾水,我觉得,觉得什么?不过还是顶着她们赵老师锐利(大雾)的目光,硬着头皮说:“我觉得赵老师应该同样具备分享精神将这包紫菜与同事及同学们共享。”

  于是当天下午沈老师就收到了来自赵老师的礼物——紫菜一包。

  办公室门外偷窥的二人组,叶思捶胸顿足惋惜自己的紫菜就这么被借花献了佛,李芰荷一巴掌拍在她脑门上。

  叶思顿时炸毛,“你干什么!”

  “安静点别打扰我围观。”

  “……李芰荷我看错你了”

  “你就没看过我好嘛,这是多好的素材啊,啧啧,又有本子可以画了。”

  为老赵和沈老师默个哀,叶思怂怂地扫了身边这个眼睛都要冒出光来的女生,摊上这种学生,自求多福好了。

  

  

  

  

评论
热度 ( 8 )

© 南城北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