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北巷

努力赚钱买彩墨的穷人写手一只,热圈冷门两不误

镇魂巍澜不拆可逆

天官君吾中心

tf的opm不拆可逆

其他待定

戳个企鹅扩列吧

2810295174

【巍澜】在云间(生子修真向,鬼帝巍×昆仑宗主澜)②

这章比较短,昨晚打字打到一半睡着了QAQ求原谅
红姐登场了,感觉自己写得有点ooc
今晚应该还有一更

————————
  赵云澜在屋里打个盹,揉着眼睛扶着门走出院子时,就看到自家姑娘和一个似曾相识的人在门口。

  再走近一看,哟,还真不是似曾相识的。

  就是个熟人。

  “所以你俩堵在门口干啥,还不快进来。”冲着赵景翎挥手,然后自顾自地走到一边的石凳上拂袖坐下。

  赵景翎如梦初醒,连忙推开柴门抱着大碗冲到他面前,“这是你的豆腐花,趁热吃。”左顾右盼看到桌子上那明显被动过的茶碗不由得脸一沉,对着赵云澜说教:“你又喝冷茶了?”赵云澜立刻搪塞,“没没没,我就拿起来了一会。”

  赵景翎显然不信他这套说辞,从小到大不知被他糊弄了多少次,一双黑沉沉的眼睛盯他半晌,塞了个白瓷勺子到他手里才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我去给你做饭,你先吃着,下次别碰冷的。”

  被忽略很久的来人转过身来,“老赵,这真的是……你女儿?”赵云澜的注意力完全被豆花吸引了,舀了一大勺,像喝水一样吞进去,才慢悠悠地开了尊口:“什么老赵,好歹我也是你师兄。”

  “你!”来人气结,却又对他无可奈何,狠狠踹了一脚地上的石子儿泄愤。“我跟你说认真的。”

  赵云澜放下勺子,一脸严肃地回答:“我也是认真的,祝红,生气老的快。”

  老的快?开什么玩笑,谁人不知昆仑宗赤鳞仙子祝红五百年前便已证道成就长生?

  祝红与他相处多年,熟知赵云澜脾性,原本一双要喷出火来的美目骤然平静,盯着赵景翎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她真是你女儿?”

  “嗯”赵云澜又挖了一勺豆腐脑,含糊不清地表示肯定。

  “一点儿也不像你,这么听话的孩子。”祝红从袖子里摸出一只瓷杯,釉色鲜红夺目,手一挥,冒着热气的茶水瞬间灌满了杯子。

  赵云澜歪着脑袋回忆了一番自家姑娘平日的各种作为,从面无表情地伸手要钱到板着脸教训自己注意身体,打心底认同了祝红的前半句话。至于后半句,赵云澜想,她一定是没有见过赵景翎的真面目。

  只是……

  “像我有什么不好的?”那可是亲女儿。

  “像你一样玩忽职守七年不见踪影连每年的大典都不露面?”

  “这个我得纠正啊”赵云澜举起勺子敲碗的边缘,“我没有玩忽职守,每个月都是有回去处理公文的。”

  祝红玩味地笑笑,“那为什么不干脆回去?”继续苦口婆心地履行“劝回离家宗主”这一难度max的任务。“我知道老赵你对宗里大大小小的事清楚,但多年不露面,那群老家伙心里可就泛嘀咕了。”

  赵云澜从碗里抬起头,眼中有寒芒掠过,“他们?十年前收拾过一轮,又开始不安分了么?”

  祝红不看他,兀自抿一口茶水,“可不是,哪怕大庆和楚师兄撑着,长城也是,难免有些人不服气,况且那些新弟子大多没见过你,可不被他们忽悠走了么?”

  “现在大庆天天急得上火,已经快祸害完你院子后边那一池锦鲤了。”

  想到那个景象,赵云澜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后呢?”

  “然后就是你女儿了,”祝红凝视眼前的师兄,“她那样好的天赋,你真的忍心明珠蒙尘,待在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小镇里吗?”

  “你真的可以保护她一辈子吗?”

  你可以瞒住她关于自己的一切真相吗?

  显而易见,不可能的。

  “你说的对。”赵云澜将最后一点儿零星的豆花吞下,“我会将她带回昆仑宗,收为亲传弟子。”

  “这样最好。”祝红想起那个乖巧听话(并不)的小孩,点头赞同。

  “不过呢,我打算把她先放在书院,等秋试以后再收她。”

  “那可是你女儿!”

  书院是何地?昆仑宗入门的外院弟子学习各种理论的地方,鱼龙混杂,弟子素质更是良莠不齐。作为宗主的女儿,跟随宗主本是理所应当,怎么会到书院学习?

  “就是因为是,我才会这样。”赵云澜的目光是异乎寻常的认真,那一瞬间,祝红几乎无法从他身上找到以往那个嬉皮笑脸师兄的影子,“你也说了,她不能一辈子跟着我。”

  “既然早晚要面对,不如越早越好。”

  一地静默。

  半晌,祝红长叹一声,“你自己打算好便是,下个月总归能回来吧?”

  说着便消失不见。

  ——————

  今天赵景翎直觉她爹不大对劲。

  那个红衣人走后,他一反常态,没去厨房里偷吃,没偷酒喝——说到这里赵景翎就非常奇怪,无论自己如何严防死守,哪怕将家中所有能找到的酒坛酒罐酒壶都扔出大门,转身一看,他手里又可以多出一大坛满满的佳酿没去山下买那家的桂花糖,只是坐在院子里,望着那棵高大的槐树发呆,偶尔叹息一声,起身在院子里徘徊,然后再次坐下,亦或去书房里找一本志怪话本,却没翻上两页便闲置一旁。

  一点也不像她爹。

  这样的担心终于在晚饭时赵云澜魂不守舍地将那一大碗自己从来不碰的银耳汤一口饮尽时达到了顶点。

  

  tbc

  

  
  

  

评论
热度 ( 17 )

© 南城北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