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北巷

努力赚钱买彩墨的穷人写手一只,热圈冷门两不误

镇魂巍澜不拆可逆

天官君吾中心

tf的opm不拆可逆

其他待定

戳个企鹅扩列吧

2810295174

于是这又是一个脑洞

  现代娱乐圈背景,可以看成我另一篇文的平行世界,所以临安不是龙凤胎,巍澜只有两个女儿

  在妹妹心里形象更上一层楼,从高山仰止到无人可比,沈洵只干了一件事。

  她be了《朔望》。

  听到这个消息时赵临安正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摸鱼,心想上节生物课真的好无聊啊。

  或许是因为两亲爹的基因遗传好,又或许是家里从小的气氛适合学习,总之她从小到大成绩都不错,虽然有接连拿下中考和高考省状元的姐姐珠玉在前,但好歹也靠着前一百的成绩毫无疑问地被全省最好的一中重点班录取了。

  一中重点班,全称大学课程先修班,俗称大仙,班里的学生无一不是可以吊打一众人的学神——当然,在赵临安看来这个班里的同学们和大众印象中餐风饮露沉迷学习的大仙毫无瓜葛,开学三天,她就已经看清了同学们的本体——一群今天演琼瑶剧,明天说相声,后天牡丹亭,大后天学双簧的——戏精。

  比她两爹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那种。

  自从看破,大仙班连带一中在心里b格一落千丈,每次路过那堵张贴历届校友照片的墙看到姐姐的照片时,都忍不住暗搓搓联想她当年是不是也是这么的……额,一言难尽。

  尽管已经在尽力习惯这种生活,忽然听到同桌高亢得声音都变了调的尖叫,赵临安还是手中钢笔一抖,那座即将画完收工的亭子就这么被一条突如其来的墨线毁于一旦。

  “你怎么了?”她默默收起钢笔和草稿本,难得关心一下同桌。

  “嘤嘤嘤临安……你知不知道啊”

  临安:“我应该知道什么?”

  “临安你看不看手机的啊嘤嘤嘤”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个嘤嘤怪呢?临安心说,无奈地接过同桌的手机扫了一眼。

  屏幕上密密麻麻全是诸如“锤爆大大”“给大大寄刀片”“大大出来受死”的言论,甚至有人发起了#让我们重温《大荒》#的超话,群情激奋万鬼同哭。

  同桌生怕临安看不懂,“贴心”地解释:“半小时前,《朔望》大结局了。”

  临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接下来的话让她如坠冰窟,“是个be。”

  完了。

  这是临安脑子里回荡的,唯二的字。

  《朔望》,堪称电影《大荒》同人圈中经典,入坑之作,在老福特上连载至今已有三年。以作者准点日更、恰到好处的ooc、精湛的文笔,收获了一大票包括影粉、角色粉、演员粉、颜粉在内的铁杆。

  只有少数人知道,《朔望》的来源,不过是一个姐妹间的赌约。

  当时《大荒》刚刚上映,被小升初摧残的赵临安缠着正在备考天文奥赛的沈洵,带她去看首映。

  沈洵拗不过她,带她去了,一人手里一桶大份的爆米花,边吃边看,看完了,临安扭过头对姐姐说:“如果我考上了你的七中,你就给我写后续好不好?”沈洵一口答应。

  后来赵临安果真考上了七中,沈洵
就开始动笔了,起的名字也很有她一个学天文的风格。对此,《大荒》剧组的众人心照不宣,甚至偶尔披着马甲点赞评论。

  赵临安曾经开玩笑,这本同人让她姐成了小说写的最好的天文学家。

  现在,《朔望》be了。

  如果沈洵是罪魁,那么出主意赵临安绝对是祸首,两个人都逃不掉的。  

  赵临安在同桌的哀嚎声中思考一个问题,我是应该

  这厢在提心吊胆,那厢沈洵风轻云淡地应付着两位亲爹。 

  “您看啊,像《孔雀东南风》啊,《罗密欧与朱丽叶》啊,甚至《长恨歌》,这些经典,到了最后都是悲剧对吧?” 

  “然而正是因为痛彻心扉的悲剧,越美好的东西,毁灭起来便越使人痛苦,使人刻骨铭心。”

  “这也是经典成为经典的原因。”    

  “所以,《朔望》悲剧了,不是让昆仑君和斩魂使的爱情能在读者心底留下更深刻的印象吗?”

  赵云澜似乎被这几句话说动了,收拾女儿的态度比之前稍稍软化,一边的沈巍冷哼一声,他举着鸡毛掸子的手又抬了起来,“那你也不能写出这样的……”他似乎找不到形容词了,好半晌才从牙关里挤出几个字,“出人意料的,结局吧。”

  沈洵缩着脖子往后退,“那那那要不我写个番外补回来。”说完偷偷看站在一旁的沈巍,见他脸色明显好转,连忙补充:“我发誓,发誓,绝对是圆满结局。”  

  这才算把事揭了过去。

  夸下海口的沈洵扶额叹气,打开老福特,发了一条“周末有番外”的声明。不过半分钟评论回复就破了五十,还有不少熟人发来的私信。

  赤鳞仙子:小洵你这是被老赵收拾了吗?

  开普勒定律:……没有真是让红姐失望了

  亮晶晶:小洵你,可以给个开心的结局吗?这个看的好想哭

  开普勒定律:小郭叔叔你可千万别哭,不然楚叔会让我哭的很难看的

  佛祖在心中:小洵干的漂亮

  开普勒定律:……我谢谢你的夸赞啊

  小鱼干在哪:小洵我挺你,老赵这真的是现世报啊hhhhhh

  开普勒定律:……

  沈洵筋疲力尽地回复完亲朋好友各种或同情或安慰或幸灾乐祸的“贺电”,窗外已经彻底黑了,一看钟,已经七点了。

  意味着什么?

  临安要回来了。

      
    

评论
热度 ( 5 )

© 南城北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