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北巷

努力赚钱买彩墨的穷人写手一只,热圈冷门两不误

镇魂巍澜不拆可逆

天官君吾中心

tf的opm不拆可逆

其他待定

戳个企鹅扩列吧

2810295174

【巍澜】在云间 番外一(生子修真向,鬼帝沈巍×昆仑宗宗主赵云澜)

这是赵景翎成年以后下山历练的一个片段,主亲情向 

ooc预警

——————

 赵景翎今年十五岁了。

  孩子都像春日里的草,见风就长,依稀记得她初来昆仑宗时,那件最小号的校服穿在她身上都是松松垮垮拖在地上,好似偷穿大人衣袍的孩子一般滑稽。

  现在呢?

  最大的道袍堪堪下垂到脚踝,昆仑宗被戏称为“小葱拌豆腐”而遭到大部分人嫌弃的白底绿边校服被她穿出了莲花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整个人站在那里,好似一株迎风而立的碧竹。

  与周围以黑为底色的一系列装饰格格不入。

  这样大的反差,几乎刺痛了沈巍的眼。

  这是他,和云澜的孩子。

  目光贪婪地在赵景翎脸上流连,透过她的五官,细细描摹那多年未见之人的模样,发自内心地渴望将那出尘的昆仑宗主拥入怀中,同他交颈而卧,诉尽衷肠。

  然而不可能的,那高居云端的仙人又怎会落入鬼门无边无尽的黑云中呢?哪怕是他同自己的血脉,也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人。

  “我送你离开……”

  翠竹无法在鬼门这片因浸染了无尽血与怨的土地里生长。

  无人知晓他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才维持面上的平静不至于裂开,若有寻常小鬼在此,定会惊掉下巴——一向处变不惊的鬼帝,怎得连声音都变了调。至于他说话的内容,离开?那更是天方夜谈,鬼门之所以称为鬼门,不就是因为鬼域中凶险万分,九思一生吗?入鬼门者,十不存一。

  然而赵景翎并非鬼域中人,此前从未见过沈巍,无法察觉他的异常,不仅没有掉头离开,反而向前几步站到了他面前。

  沈巍从未和自己的女儿靠得如此之近,心下悸动。尽管此前从未见过她,血缘终究是埋藏在骨子里的,剪不断挣不脱。

  “不知为何,前辈同我有一种莫名奇妙的熟悉。”

  原来,你也是这样想的吗……

  我和云澜的……女儿

  “听闻鬼域虽凶险万分,可其中有一片湖水却是天下难得一见的美景,不知前辈是否愿意为我引路。”

  鬼门与道门的关系,经过沈巍与沈夜多年经营,早已大有改善,双方并非一见面就要拼个你死我活的仇敌,只要不是有违天道之事,大家都不介意和平共处。平日也有不少道门弟子前来鬼域历练,是以赵景翎这个要求并不唐突。

  沈巍垂下眼帘,“小友所说之地距此处路途遥远,小友风尘仆仆,不妨至寒舍暂且歇歇,明日出发。”

  赵景翎不知是否应该答应。

  常言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她与此人素味平生,本应心存警惕,然而冥冥之中却又坚信他必定不会害她,纠结之下不自觉应了。

评论 ( 7 )
热度 ( 57 )

© 南城北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