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北巷

努力赚钱买彩墨的穷人写手一只,热圈冷门两不误

镇魂巍澜不拆可逆

天官君吾中心

tf的opm不拆可逆

其他待定

戳个企鹅扩列吧

2810295174

【君吾】折笔(君吾×原创人物)

  , 半夜脑洞,可能有刀子预警

  cp文成×君吾,文成是原创女主,

  人间入画的平行空间,原著背景,就是文成不扭剧情的结果 

  私设如山系列
      
       人间入画不会再写了,我已经删除。这篇要谢谢小天使 @白衣侬情 的支持才得以坚持。
       早上其实一并把它也删除了,但经过一番修补从1300+写到2000+又把它放了出来

  1.

  愿你收剑而归,此处温酒未凉。
  愿你以梦为马,此生不负韶华。

  2.

  “纵然他人敬你畏你,辱你害你,与吾何干?”

  “身为史官,流言蜚语何须入耳。”

  “他日汗青书册,自当公正书写阁下一生。”

  3.

  仙京的重建工作进行得如火如荼,神官的金殿在此次大战中被君吾毁了七七八八,如今为着维修善后,四下一片忙碌。于是在通灵阵里聊八卦的,不干正事在仙京闲逛探险的,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坐落在仙京无人注意一角的文成殿,在继失去了千年来唯一有情致叨扰此地主人的闲客,又没了年轻神官驻足于门前叽叽喳喳的讨论,终于无可挽回地流露了一丝衰败苍老的气息。朱红色大门虽说依旧崭新,红漆饱满富有光泽,便是充当自照的明镜似乎也毫无不妥之处。

  门内寂静无声。

  文成真君是否活着,其实是仙京一大未解之谜,常有那游手好闲之徒用这个在通灵阵中大开赌局,师青玄也是参与过的,只是最后无疾而终。

  毕竟,文成殿那扇大门早在千年前便已禁闭了,谁也没有胆子去一探究竟。

  4.

  文成殿与仙京格格不入。

  人与神的差别并不大,飞升者的心境往往不如那些与深山老林中修道的隐士高人。神官们即便辟了谷,六根也不清净,一样喜欢喝酒闲聊,更有甚者聚众赌博,亦或沾花惹草,裴茗便是其中佼佼者。

  文成殿却是不一样的,它从高处的飞檐脊兽,到地下的青石台阶,无不透着拒人千里之外,仿佛凌云松不屑于折腰同花朵争奇斗艳。

  时光在这里停驻,水塘上的九曲回廊永远挂着淡青纱帘,院中古松枝头永远垂着写了心愿的红绸三尺,石桌上永远摊开着未看完的志怪话本——虽然一个神官的金殿中留着这样的话本几乎是不可思议,远比文成殿内一切反常更令人叹为观止,殿内的案头永远整整齐齐摆着从大到小各种型号的毛笔。

  而文成永远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哪怕此时她枯坐案前,一字未书。

  手中纤细的狼毫似有千钧重,沉甸甸地压在心上,饱蘸了浓郁到化不开的墨。

  就在她静思如何落笔时,笔尖那一滴墨水终是不堪重负,落在雪白的生宣上,顷刻晕染开一朵水墨青花。

  白底黑墨,别有一番情致,难怪人间文人骚客始终不改对泼墨山水的追捧。

  窗外阳光正好,肆意泼洒在檐下,文成半张脸沐浴艳阳,另半张脸藏在阴影里,乍看上去同白无相的悲喜面有异曲同工之妙,说不出的阴郁可怖。

  文成盯了那纸张半晌,无可奈何,苦笑着摇摇头,信手将狼毫掷入青瓷笔洗,看着墨色一丝一缕浸入一池清水。仿佛脱力一般,以臂遮眼。

  枉我身为仙京史官,如今却连为昔日天庭之主,今朝白衣祸事著书立传,也做不到了。

  5.

  很长一段时间里,君吾是文成殿唯一的客人,只是这个客人实在称不上有礼。

  当他自来熟地走进文成殿的庭院,文成正仰面躺在水池边回廊的石凳上,双眼微眯,手中拈着池边一株柳树新生的枝条细细把玩。

  她那一双手养尊处优,丝毫看不出在凡间辗转的痕迹,光洁白皙如同上好的羊脂白玉,指间的柳枝点缀水润的碧色,哪怕最苛刻的人看了也只能赞叹。

  美中不足的便是过于瘦了。

  君吾一声不响地看着她,那双手在阳光下皮肤几乎白得透明,皮下流着汨汨血液的青色血管依稀可见。

  终于还是走上前来,坐在她身边,模仿她把玩柳枝的姿态,随意拈起文成一缕长发于手中揉捻。

  文成长发及膝,多年来又保养得当,此刻美人平躺,一头泼墨青丝,铺在石凳上,如同冰冷的湖水在月光下泛着粼粼波光,搅乱了一池春水。

  指尖的发细腻柔软,令人舍不得松开手,正如眼前人。

  他眼底浮起阴翳,手中骤然用力将它捏得更紧了。

  文成似有所觉,转过头来问了一句,“可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仙乐到了铜炉。”

  文成同君吾相识的时日在整个上天庭都无人可比,当下便明了他到底为何烦心——多次设下计策诱使仙乐太子堕魔,甚至不惜分身下界,却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铜炉山里,几乎是他的孤注一掷了。

  文成有心劝他,早已打好腹稿的话喉舌间翻滚了几次终究未曾出口。从未经历过那种绝望的人毫无立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评价或规劝他人——这是她一直以来坚信的。

  被背叛的痛苦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转化为他的心魔,可是只有君吾自己才能拯救自己。

  文成纵然有心,只是无力。

  “你和他本就是不同的人,何必如此?”

  君吾脸上本就所剩无几的笑容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莫非,你也觉得,吾不如他?”

  说实话,在文成看来,这个问题与凡间“我和你母亲掉下水你先救谁”有异曲同工之妙,而她本人,就是类似焦仲卿那种夹在妻子与母亲之间的倒霉鬼。

  你老是说仙乐是你从小宠到大的小公主,其实你才是吧。文成腹诽,不过转念一想也有道理,三界敬畏的神武大帝,白衣祸世,褪去那层白光,也只是一个气质过于苍白沉重的青年罢了(这段化用原著),双眉紧锁,眼下乌青清晰可见。

  文成长叹一口气,撑着身子坐起来,从背后环住他,右手轻轻抚上他眉头,“你们之间没有可比性,哪怕他再如何好,我终究是心悦你的。”

  君吾脸色稍霁,文成见他如此便也不再言语,眼帘微垂,仿佛没骨头一般倚在他身上。二人一言不发,只是坐在廊下,听微风过水,听燕雀啁啾,看日升月落。

  何为岁月静好,何为偷的浮生半日闲?

  这就是了。

  “文成,可想出去?”

  “不。仙京于我,与文成殿无甚差别。”

  ”那我下一次来,或许是很久之后了。”

  “只要你还来。”

  然而这是她同君吾的最后一次相会了。

  6.

  文成自迷梦醒来,竟已落泪。

  顺手熄了香炉里焚着的芦荻香——它有入梦回忆之效。

  她活得太久太久了,已经要靠着这样东西,才能书写君吾一生了。

  

  ——tbc

  

  

  

  

  

  

  

  

  

评论 ( 9 )
热度 ( 57 )

© 南城北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