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北巷

努力赚钱买彩墨的穷人写手一只,热圈冷门两不误

镇魂巍澜不拆可逆

天官君吾中心

tf的opm不拆可逆

其他待定

戳个企鹅扩列吧

2810295174

【君怜】听说谢怜有后台(现代au,娱乐圈向)(五)

 现代娱乐圈au,君怜邪教慎入慎入慎入

  学长君×学弟怜

  ——————
  秋高气爽。

  这一幕是刘凯步行出城,直奔城外天机观,拜访闻名已久的道人。

  蓝景仪的衣角飞扬,仿若一只翩然的蝶,说不出的潇洒——这可是用了剧组所有的四台鼓风机才达到的效果。

  君吾同聂怀桑看着场中神采飞扬的蓝景仪,点点头,一向挑剔的君吾也不由得赞扬一二:“景仪是个好苗子。”

  没有一句台词,只靠着挑起的眉,微微睁大的眼睛,和不自觉上扬的嘴角,已足以使书中那热爱名胜古迹的七皇子出现了。

  聂怀桑以折扇遮脸,呵呵一笑,“君兄,我看谢怜也不错,彼此彼此啊。”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前浪死在沙滩上。”

  二位的话题将要越跑越偏时,谢怜已经和蓝景仪开始了对戏。他只是个新人,还是配角,戏份不多,所以演的格外用心。

  按照剧本,刘凯来到天机观,由道童引领,见到了钻研道经的凌虚道人,与他下了一盘棋。凌虚道人个性少言,整个过程中台词只有寥寥几句,每一句都是关键。

  这还是谢怜第一次正式参与演戏,几乎无法维持面色不动。他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到心脏几乎要冲破胸腔,身上的戏服厚而沉重,如同窗帘一般裹着自己,领子已经被汗水打湿,贴在皮肤上是说不出的黏腻难受。

  冷静冷静,他告诉自己,想想高中班主任那张冰山脸。

  这样一来就好多了。

  一旁的蓝景仪见他睁眼,方才紧锁的眉舒展开,问道:“可以了吗?”谢怜对他笑笑:“开始吧。”

  于是蓝景仪拱手行礼,“在下刘凯,仰慕已久。”

  谢怜脑海中不断回放剧本,这时自己应该放下书卷,抬起头看向刘凯,对他还礼,这才符合角色的性格。

  那么凌虚道人的性格是什么?

  一瞬间纷纷杂杂的念头爆炸开来,他应是身处红尘之外的人,冷淡而少言,只应天机不可泄露;然而他也会在清明时,为逝去的师长焚一柱香,对他们的牌位倾吐心事,关于道观的,关于京城的。

  因为剧的篇幅有限,这些并未在镜头前表现出来,然而这些就不存在吗?

  不,不会的,人所经历的会造就这个人。

  所以凌虚道人的心仍然是温柔的,对于从未谋面的七皇子,也应是有礼却疏离的。

  眼神不能太过高傲,放下书卷的动作可以轻柔但是不能慢条斯理拿架子。

  于是他就真的这么做了,一气呵成,仿佛已经在脑海里做过无数次。

  旁观的聂怀桑张大的嘴足以塞进一个橘子,“这这这,真的是天赋异禀啊!”

  君吾早已灼灼盯住谢怜,“我决定了,下一部戏的男主角,就留给他了。”

  ——tbc

  ——————

  碎碎念:在我看来演戏有两种,一种是模仿,另一种就是从身到心完完全全成为这个人。好比演一个老师,你可以去找别人演的视频模仿,也可以真真切切去当一个老师。无所谓高下之分,只是个人有不同罢了。蓝景仪是前者,谢怜是后者。

  

  

  

评论 ( 10 )
热度 ( 49 )

© 南城北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