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北巷

努力赚钱买彩墨的穷人写手一只,热圈冷门两不误

镇魂巍澜不拆可逆

天官君吾中心

tf的opm不拆可逆

其他待定

戳个企鹅扩列吧

2810295174

【君梅】结发

     一直想写的婚礼梗!

       这是自己构思的一个君梅文的番外,先发出来了。

  聊逍遥是原创人物,乌庸国师,也是君吾的老师。

  剧情已经扭成了麻花,所以不会有原著的黑化,但素君吾已经长大,从傻白甜中二病变成神武大帝,合格的帝君 

——————

       如果说自己的得意门生是个断袖是对聊逍遥的第一重打击,那么这个得意门生拐走了自己另一个学生,不仅把关系昭告全天下甚至连儿(养)子都有了,则是对这位独身老人的多重轮番打击。

  今日仙京大门洞开,上天庭所有神官都被告知有贵客来访,帝君携国师同仙乐太子和血雨探花亲自迎接,所以老老实实待在自己的金殿里。

  被迎接的客人——聊逍遥,望着这只能在凡人梦中出现的仙京景色,一派金碧辉煌,此刻却只想高冷地将袖子甩在眼前这个不孝徒脸上,转身就走,从此山高路远相会无期。

  某个专注于挑衅老师容忍底线多年的不孝徒君吾拽着梅念卿的手把他拉到聊逍遥面前,无比诚恳地说:“老师方才可是未曾听清?”

  我要是当真未曾听清,反倒是最好的。聊逍遥面无表情地想。

  君吾见他闭口不答,便全当他默认,又重复了一遍:“请老师为我二人主持十天后的婚礼。”

  按着聊逍遥乌庸国师的身份,远超一众神官,连君吾也自愧不如的年龄,这个主婚人从各个方面而言他都当得起。这点聊逍遥心里明镜似的,然而就是有那么一股恶气梗在胸口,不上不下,总想为难为难君吾,出气。

  于是阴阳怪气地回答:“这哪成啊?我一介小小散修,连帝君的面都见不着那种,您什么时候抱得美人归都不知道!连你何时有了儿子也不知道!怎么敢占着高位?”

  后边的谢怜听到这话刚想开口辩解自己不是君吾的儿子,就被聊逍遥一眼瞪了回去,“莫非养子不是儿子?”

  尊敬老人的谢怜决定不争辩了。好好好,这里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您最大,听您老的。

  谢怜能忍,花城可不能,他手已经摸上了厄命的刀柄。别人怕这位血雨探花,聊逍遥可不怕,瞪了他和厄命各一眼,扭过头和君梅二人继续说话。

  君吾一口咬定了让他做主婚人,往日他和君吾起争执时一向站在他这边的梅念卿态度虽然软,话里可没多少转圈的余地。谢怜从背后抓着他的袖子,说什么“帝君等师祖回来等了几百年,婚礼一直拖着没办”诸如此类恐怕连君吾自己都不会相信的鬼话,花城在另一个方向堵住他的退路。

  被包围的聊逍遥看着这群魔乱舞的画面,几个字不合时宜地从脑子里蹦了出来:

  三世同堂。

  他,君吾梅念卿,谢怜花城,不正是三代人吗?景象逐渐与多年前重合,他也曾看着师兄师姐的三代弟子同他们嬉戏玩闹。

  罢了罢了,他护不住他们,莫非连自己徒弟这一点小小心愿也无法达成么?

  婚姻是自己的事,他们开心就好,左右自己也不是那固执己见要帮打鸳鸯的恶人。

  “既然如此,此事便定下了。”

  闻得此言,不提君梅二人是何等欣喜若狂,谢怜也忍不住为师傅和帝君得偿所愿而高兴,扑上去给了自己这位师祖一个拥抱。

  “往后我和三郎成婚,师祖也要来啊!”

  如果可以,聊逍遥真想失去意识就地倒下。

  #爱护独身老人人人有责#

  #我不结婚#

  #你们不要再给我塞狗粮了#

  十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缝制婚服是肯定不够的,幸而君吾早已将其备好,倒是省了不少功夫,安排宴席却是绰绰有余。

  ——tbc

  

评论 ( 7 )
热度 ( 38 )

© 南城北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