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北巷

努力赚钱买彩墨的穷人写手一只,热圈冷门两不误

镇魂巍澜不拆可逆

天官君吾中心

tf的opm不拆可逆

其他待定

戳个企鹅扩列吧

2810295174

澜巍 归凤联文 后世番外之脑残粉

  归凤联文,梗源 @惊雁 ,正文来自 @一只呱
  ·论坛体番外的后续
  ·记一个脑残粉丰富的内心活动
  ·根据网名称呼各位师姐,忘了的可以把论坛体翻出来找找
  
  
  李静姝是个大学生。
  
这么说好像不大准确,应该是京大历史系大二的学生。
  
嗯,漏了至关重要的一点:一个景和帝沈皇后夫夫脑残粉的大学生,还是粉得人尽皆知就连考古系的师姐和专业课的老师见到了也要忍不住调侃几句的那种。
  
然而人家非但不引以为耻,反而以此为傲,粉的理由也正大光明:“景和帝是我国伟大的政治家、书画家、思想家、军事家,沈皇后是我国著名的文学家、政治家!都为我国各个方面的改革做出了重大贡献。况且长得又好看嘤嘤嘤”
  
考古系的学姐,网名“九歌·云中君”的那位一推黑框眼镜,犀利胜过伦琴射线的目光扫过来,李静姝顿时一个寒战,感觉自己像照x光片一样被从头到脚看了个透。
  
学姐收回目光,嗤笑一声,“只怕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吧。”
  
“没错啊,”要说李静姝也实在是个奇人,被当众拆穿也毫无半点愧色,无比诚实地说:“师姐你可真是太聪明了!要说景和帝的颜,就算三百年前没有柔光特效没有美图秀秀而且无比失真的画像也无法遮挡他们溢出纸张的潇洒帅气,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颜即正义啊!”
  
曾经舌战脑残、过尽千帆的学姐在那一刻竟然无言以对。
  
所以学姐对于李静姝宿舍里堆满了齐宫殿逢年过节出的景和帝沈皇后周边并不意外。
  
所以学姐对于她翘掉期末考前三个月的历史课去某个剧组做布景和服装还不要工资见怪不怪。
  
所以学姐对于她明明已经将沈皇后生平研究得一清二楚还要去占讲座的位子这种事不想表态。
  
不过这些都不妨碍学姐今天看到李静姝在听完有关景和帝的讲座出来那副三魂丢了七魄的样子好奇得心痒难耐。
  
你说,有什么能让一个脑残粉做出这幅姿态?
  
当然……只有爱!
  
“所以你这是……因为他们俩秀恩爱秀的太high,作为一个亲妈粉想写同人,然后又怕写崩对不起自己的偶像?”那位没课闲的无聊的,网名“明天开始恶补地理”的数学理论系师姐和云中君一起坐在花坛边,一手捧着星巴克的咖啡,一手托腮做柯南状,翘着二郎腿推理了一番。推理几乎和柯南一样准确,倒没有辜负她考进学校时逻辑学那个满分,俯视几乎把自己团成一朵蘑菇,浑身散发着绝望气息的李静姝,她就知道自己全中,禁不住用手肘戳了戳一边的云中君,“你师妹怎么一副傻样子?”
  
云中君保持微笑,并不想回答。
  
其实李静姝这样也是情有可原,据某位不愿说出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参与那场讲座的人大多都患上了一种不知名的怪病,具体症状表现为看到秀恩爱的情侣就想举起火把瞬间变身反社会。
  ——————
  
作为一个合格的脑残粉,李静姝不忘向各位吃瓜群众推销讲座的同时五点钟就爬了起来,吵醒了同寝室的云中君不止一次才倒腾出自己那套买回来压箱底一直不舍得穿的大礼服,又用了一个小时零七分钟将自己塞进去,发誓以自己最好的一面去听关于偶像的讲座。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们略过不提,总之,当她进入礼堂时,全身上下的行头加起来总共有三十余斤。
  
负责讲座的人是个生面孔的帅哥,年纪顶天二十七八,剑眉星目,一头墨色长发,笑起来如同春风扑面,瞬间拉满了所有听众的好感度。自我介绍名叫“赵宁”的讲师风趣幽默,很快就和听众们打成了一片,李静姝甚至听到自己前面的两个学妹偷拍的咔滋声。
  
然后这位就转过身来,对那两位学妹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我知道我很讨姑娘喜欢啦,但是不能拍照哦!我家那位会不高兴的。”
  
李静姝面无表情地吃了这一口狗粮。糟糕,她已经开始担心这个讲座的内容了。
  
不负所望,这个内容也非常的……一言难尽。
  
开头倒是很正经,无非是介绍一下景和帝的生平啊,做太子时一些事(duan)迹(zi)啊,原本是很好的催眠曲,赵宁却好似亲身经历了一番,讲得绘声绘色,甚至连旁观的太师的脸色都被描述了出来。
  
“不难想象太师那黑如锅底的脸色。”
“哈哈哈心疼太师。”
“景和帝一定是于太师的黑历史!”
“太师说:我报警行不行?”
  
这个时候,嗤笑就显得分外不和谐:“从小到大都是这个样子,一点正型也没有。”
  
然后画风从景和帝结婚后就变了,从朝堂一下转到了后宫。
  
“众所周知,景和帝的皇后是先帝定下的亲事,所以其实呢,一开始不太满意……咳咳”讲到这里,他面上划过一抹尴尬,然而很快就恢复了笑容。“后来他呢,偶遇了沈皇后,就一见钟情了。”
  
“可惜他发现,沈……谨辰对自己一点意思都没有,甚至那些后宫妃子都比他这个皇帝受欢迎,尤其是谦妃!”说到最后一句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思。
  
“于是,景和帝就打算……”自己揭情史显然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尤其是另一方还坐在讲台下看着,小舅子目光灼灼地死盯着他恨不得在自己身上烧出一个窟窿。
  
“因为文昌皇后本来打算参加科举,所以赵云澜借着谈论政事的机会去长乐宫住下一个晚上。”
  
“不过第二天早上当他想留下来和皇后共进早餐的时候就被前来请安的谦妃和皇后一起联手赶去上朝了。”
  
“你们说这有道理吗?明明古往今来都是正宫和妃子抢皇上,偏偏那时是皇上和谦妃——额,不止,还有六宫妃嫔——抢皇后!”越说赵云澜越气,回忆起和自家谨辰刚刚起步的那会儿,刘小滢天天没眼力地过来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尤其沈巍一开始还偏心得不得了,只要她来,必定是去给刘滢上课。就算后来自己让刘滢出了宫,逢年过节的他们还要相互通信。
  
某位伟人曾经说过,八卦是人的天性,即使隔了三百年的八卦,也是。
  
李静姝吞下一大口狗粮,开始慎重地思考一个问题:我到底该不该来参加这个讲座呢?
  
然后她发现自己错了,更秀的还在后面。
  
什么为了沈皇后去讨前朝孤本的手稿,
或者在大冬天用温泉催开一池莲花告白,原因就是沈巍喜欢象征君子的莲花,
还有带着沈巍微服私访,白龙鱼服出宫过七夕、放烟花
最重要的就是“二圣临朝”,赵云澜任由沈巍过问政事,甚至在吏、户、工部回复的奏折上明显是沈巍的字迹。
  ……
  
在这些“光荣事迹”的衬托下,遣散后宫反而显得正常了不少。
  
听众们八卦的很开心,几位同人大佬甚至已经摸出了本子开始写写画画,只是李静姝感觉不太好——
  
她身后的人已经快把她的椅背捏碎了啊!
  
李静姝决定和这位情绪激动的哥们好好谈谈,她扭过身子,刚想开口就见这位一身白的小哥一双眼红彤彤的,不知是气的还是哭的,手里一杯喝了三分之一的珍珠奶茶,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怨念,“这位,你是怎么了?”小哥瞪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用袖子飞快地擦擦眼睛,脸换了一个方向继续听,中间还夹杂这一些小声嘀咕,什么“赵云澜最烦了,居然敢欺负我哥……的偶像blabla”最后口渴了,直接吸奶茶去了。
  
这些话听得李静姝一头雾水,连蒙带猜得到一个还算靠谱的结论:可能这人他哥是个帝后粉,所以他心里不平衡。
  
进行到最后,赵宁甚至很有兴趣地点评了一些帝后圈里的经典同人文。
  
那位小哥捏爆了手里的奶茶。

李静姝觉得,自己一定要离这位远一点,所以讲座一结束就冲出了大礼堂去找师姐了,哦,当然不排除今天得到的料太过丰富而文思泉涌。
  ——————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云中君掏出手机扫了一眼屏幕,“让你去一趟校长办公室。”李静姝从地上跳起来,一路小跑着走了,三十来斤重的礼服没有对她造成半点妨碍,令云中君啧啧称奇。
  
推门进去,只见一个白衣服的小哥——正是那个差点捏碎椅背的那个,对面的教授见她来了,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小李啊,这位是来学校做历史系交流的教授,你最近没课,带着他去参观参观校园吧,年轻人就要多走走。”
  
“咚”不要怀疑,这就是李静姝昏倒的声音,最后一个念头是:为什么我要和一个貌似有病的人搭档?
  
沈烨一脸无辜地看着这个方才坐在自己前面的人,深刻怀疑这位同学患上了某种见到美男就会昏倒的病症。
  
美好的误会就是这样产生的。
  
至于后续?
  
那又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end
  
这篇没有什么手感,比较生硬。
  
好了,后世番外至此彻底完结,作者接下来写完刘滢的番外后会开新坑,请大家多多支持,小红心小蓝手鼓励,如果可以关注一下小透明作者君


  
  
  
  
  

评论 ( 4 )
热度 ( 60 )

© 南城北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