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北巷

努力赚钱买彩墨的穷人写手一只,热圈冷门两不误

镇魂巍澜不拆可逆

天官君吾中心

tf的opm不拆可逆

其他待定

戳个企鹅扩列吧

2810295174

【巍澜】未来可期(1)

  ·一个关于特调处荣升特调局之后的脑洞,接P大的番外,巍澜二人南海度假回来之后

  ·主巍澜,副楚郭,然而我是感情戏苦手

  ·全程无虐,老员工和新鲜血液快快乐乐的画风不对特调局日常

  ·人物属于P大,ooc属于我

  1.

  特调处的第一个新人白散,是赵局夫夫从南海度假归来,亲自招进来的。

  面试那天,白散戴一副无框眼镜,齐肩短发,穿着神似cos服的二手道袍,洗了好几次,连白鹤纹都有些掉色,全身上下除了眼镜就只有手里那把伞最值钱,怎么看怎么违和。

  她给人的感觉,其实与一袭青衣,长发披散,花式撩沈教授的赵云澜,有异曲同工之妙。

  简单来说,就是和特调局这一群非人类和脑残匹配。

  而结果也很喜闻乐见,白散被叫进面试的房间还不到十分钟,他们领导就亲自带着人出来了。

  “来来来我介绍一下啊,这是新招的人,你们相互认识一下——白散,明天正式上班啊。”

  刚出门的白散顿时被一群人淹没了,大家都想从她嘴里知道,鬼见愁是怎么同意总局收新人的。

  问题是祝红问的,可另一群人,吃着干煸小黄鱼干的大庆、炒股看K线的楚恕之、调节单反镜头的林静,全部悄悄竖起了耳朵准备听领导的八卦。

  “你说这个吗?也没什么啊。”白散保持微笑就是不正面回答,刻意吊着他们的胃口然后顶着期待的眼神笑道:“我只是——”眼角余光瞟到赵云澜开门,掐着时间点接上:“不要工资而已。”

  众人顿时大呼没意思,散了散了,被进门的赵云澜逮了个正着,“你看看人家,无偿打工,思想觉悟多高,再看看你们。对,这个月的工资不想要了是吧。”

  大庆哼哧哼哧咽下最后一尾小鱼干,甩了个白眼给他,高贵冷艳地翻了个身把肚皮面向太阳打盹去了。

  最后还是白散开口解围的:“对了赵局,既然我不要工资,那我工作用品,比如墨水那些,可以报销吧!”

  “那是当然的。”

  2.

  特调处的第二个新人柳文渊是白散在某个中秋节里带回特调处的。

  那天月亮圆,于是某些不大安分的小妖也想在特调局里面团圆一下,可劲儿地搞事,正好撞上了白散和大庆,白散当场追了过去。

  他们把小妖逼近了死角,白散甩出自己身上最值钱的那把伞,在空中划出一道白光,对面飞来另一道白光,撞在一起。

  然后两道光似乎达成了某种哦默契,肩并肩上天炸成了烟花。

“卧槽,爷的眼睛!”

  “卧槽,我的伞!”

  而那只小鬼早就昏了过去,对面那人用小瓶收了,走到一边捡起自己的剑,向一人一猫打了个招呼:“你们好啊,没事吧。”

  白散从地上站起来,拍掉衣服下摆的灰,伸出手,却借着灯光看清了对面的脸,话说到一半变了调:“你好……怎么是你?”

  那个人就是柳文渊。

  有一种人,叫做别家孩子,他们品学兼优温和有礼成绩出众……总之一句话概括:你就是比不上。

  不巧的是,白散是自家孩子,柳文渊就是别家小谁。从小到大没少被师傅提着耳朵吼:“你怎么不学学隔壁文渊!”至今为止白散对柳文渊的态度都很微妙。

  最终柳文渊被带到了特调局,见到赵处的第一眼就“扑通”一声跪下了,高呼:“拜见祖师爷。”
  
  直接吓掉了赵局长手里的五仁月饼。
  
  根据柳文渊的解释,他们家祖师爷是跟着昆仑山的神兽白泽散仙学来一身本领行走阴阳,按这个逻辑,大荒山圣昆仑君是他们门派祖师爷没错。
  
  于是她就这么进了特调局。
  
  ——————
于是特调局猫飞狗跳的日常就开始了。

一个不知道会不会有(2)的脑洞

赵局很快就会发现两个新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今天的沈老师戏份依然很可怜

关爱小透明写手从评论做起靴靴

评论
热度 ( 16 )

© 南城北巷 | Powered by LOFTER